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女白领的天体生活】(19)【作者:fiona6699
女白领的天体生活】(19)【作者:fiona6699
 字数:8485
 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 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
             (十九)天体义工
 
  过了好一会,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来。青青笑着说:「要不要这么感人呐, 别人如果不清楚,还以为是琼瑶剧的拍摄现场呢。」王姐也笑着说:「看你们娘 俩,也不考虑考虑我们旁人的感受。」阿鹏脸上还保留着刚才那份依恋之情,诚 恳的对王姐说道:「王姨刚才不是说我们天体者彼此不应该刻意隐藏自己的真实 想法么,要不就失去了天体的意义了。」王姐微微一愣,露出赞许的眼神,微笑 着点了点头。茹姐满脸幸福,笑着说:「一下子真情流露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」 顿了顿,又补充道:「其实这种差不多的情景,在医院几乎每天都会发生,我们 作为医护工作者,有的人变得越来越麻木,有的人则变得越来越感性。我是属? 后面这种,这些情况看得越多,越觉得亲情和友情的可贵,更觉得人活在世上, 应该抛开很多无谓的虚伪和枷锁,而应该珍惜眼前人,珍惜当下每一天。谢谢你, 阿莉,今天制造了这个机会,让我和阿鹏的感情昇华了一个层次。」王姐笑着说: 「这我可不敢邀功,一切都是天作安排,水到渠成的。不过看到你们娘俩这番真 情,倒是令人羡慕和感动得很。先不磨叽了,时候不早,大夥应该都饿了,东西 都快凉了,咱们边吃边聊吧。」
 
  大家刚才被茹姐母子俩的真情感染,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,这时王姐提醒, 大夥才觉得都已经饥肠辘辘了。青青摸着厚实的肚皮,笑着说道:「王姐不提醒, 都差点忘记了,早上吃得少,早就肚皮贴后背啦。」王姐笑道:「放心,我叫足 了份量的,你就敞开肚皮尽情吃吧。阿茹,你肯定也没吃饭,一起吃,别客气。」 茹姐微笑着点点头。
 
  王姐吩咐玲玲取出饮料,大家围着餐桌坐下来,一边大快朵颐,一边继续聊 天说笑。
 
  一阵风卷残云过后,可可笑着问道:「王姐,下午有什么好安排?」王姐想 了想,说道:「就刚才咱们谈到帮助弱势群体的话题,大家有没有兴趣今天就付 诸於行动呢?」可可笑道:「好啊,真是好主意,就是一时之间,不知他们身在 何处,找不着路呀?」王姐笑了笑,说道:「不瞒大家,其实我很早就参加了本 地的义工组织。除了不定期的群体活动,我们义工还有各自固定的任务。我的任 务是照顾一个年长的孤寡老人,每星期去一到两次老人住处,帮助老人打扫屋子、 洗头洗澡,添置物品等。其实这样需要帮助的人还有很多,不止是孤寡老人,还 有一些残疾人和单亲家庭等。目前我们的公营慈善机构严重不足,根本无法全部 接济照顾到每一家。所以,很多家庭就只能靠左邻右里和我们义工的帮助,但我 们义工数量非常有限,各人也各有各自的生活,亦不可能顾及所有人,也只能略 尽绵力,能帮一个是一个了。如果大家也愿意加入我们义工组织,那受惠的人又 可以多一些啦。」听了王姐的话,我和可可异口同声说道:「我愿意!」青青这 吃货,这会还在据案大嚼,慢了半拍。虽然嘴里塞满了食物,也不管了,含含糊 糊的嚷道:「我也愿意!」玲玲和阿鹏接着也异口同声的说:「我们也愿意!」 茹姐则笑着说:「我的工作时间不定时,就不参加了,但如果大家有活动,我又 刚好有空,也不妨叫上我一起去搭把手。」王姐微笑着向茹姐点点头,表示理解 和感激。接着对我们说道:「做义工,尤其是固定任务的义工,是一个长期又辛 苦的过程,而不是一时兴起玩玩的事情,大家要想清楚,也不忙这么快确定,不 妨下午和我一起先去体验一下,再做决定吧。」
 
  王姐看了看茹姐,接着道:「可惜你们娘俩下午有事,只好下次再参加活动 了。」茹姐笑着回答:「不要紧,来日方长,有的是机会。」大家一边继续谈笑, 一边把桌上的剩余的食物「清扫乾净」,玲玲懂事的主动收拾好桌面。看看时间 也不早了,茹姐笑着说:「时间不早了,我们先过去收拾一下,待会去接人。」 王姐拿出车钥匙,递过去,笑道:「注意安全,小心开车。」茹姐接过钥匙,再 次表示感谢,两人很自然的拥抱了一下。随后,茹姐抓起衣服,却没穿上,拉着 阿鹏,赤条条的直接向门口走去。王姐见状,轻唤了声:「阿茹……」茹姐回头, 笑笑说:「两步路,就这样吧。」顿了顿,笑着继续说道:「就这几户熟人,碰 到也没关系啦。」王姐微微一怔,随即心领神会,笑着点点头说道:「嗯。那我 送你们出去吧。」茹姐和王姐显然不但是好邻居,而且绝对也是好闺蜜。两人如 同我和可可一样,非常默契,很多时候不需要多说,只需一个眼神,或一个表情, 彼此就已经心有灵犀。茹姐知道王姐已经明白,报以一笑,说道:「来吧。」 
  我们目送着王姐、茹姐和阿鹏三人赤裸裸的出门而去,片刻,王姐又微笑着 开门进来。王姐虽然下面穿了内裤,上身却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,任由高耸饱满 的双乳袒露无遗,王姐神情自然,毫不拘泥,就像平时衣冠整齐出门进门一样。 我心里不禁暗暗佩服:王姐虽然很早就对天体有所研究,但其实直到今天,才正 式开始真正的天体体验。短短时间,王姐就不但可以放松自如的在屋里和众人裸 体相处,还可以如此从容自然的在裸体状态下送邻居出门。要知道,外面的走廊 虽然不长,却还住着另外两户人家,随时都有人从家里出来,或从外面回来的。 刚才茹姐和王姐对交换眼神,我也大约读懂了她们的想法,这令我非常的敬佩。 茹姐和王姐是言出必行的人,而且两人都性格豪爽,说了要天体生活,就必须是 尽可能的天体,在可控的范围内,都必须尽可能保持天体状态,包括门外的走廊, 甚至以后可能发展到楼下小区花园,就算碰到邻居,碰到保安,碰到陌生人,也 顺其自然,不需扭扭捏捏,刻意回避。这样子无拘无束,放松自然的天体,才算 是真正意义的「天体生活」,这也是天体生活者应该具备的意识和勇气。躲躲闪 闪、战战兢兢的裸体,只能算是「露出体验」,而绝不是「天体生活」。我感到 敬佩的是:茹姐由於工作原因,早已经是「天体达人」,还不算什么,难得的是 王姐今天才正式开始天体生活,在这么短时间,就可以做到如此放松,如此自然, 尤其是袒胸露乳的进出随时有陌生人出现的公共走廊。这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实 际上是十分困难的。
 
  王姐满脸春风的走进来,笑着问道:「大家准备好了?」我们异口同声的回 答「是!」王姐微笑着说道:「那好,大家准备一下就出发吧,我的车借给了阿 茹,就用我先生的车吧,在路上我再慢慢给你们介绍情况。」大家都很兴奋,拍 手称好,王姐微微一笑,报以赞许的目光。
 
  大家收拾好行囊,穿上衣服,随着王姐下楼坐上王姐先生的车,向郊外飞驰 而去。王姐先生的车虽然是辆适合男人驾驶的城市SUV,但在王姐熟练的操控 下,汽车开得又快又稳,大家都不住的对王姐的驾驶技术交口称讚。
 
  随着汽车的飞驰,王姐向我们介绍待会各人的「任务」。我们的目的地位於 偏远郊区一个垃圾堆填区的附近,那里环境比较差,有条件的人大都搬走了,剩 下的基本上都是收入比较低的阶层和孤寡老人,还有一些聚集的流浪汉,是名符 其实的「贫民区」。这里需要帮助的家庭很多,但义工数量毕竟有限,也只能优 先照顾一些最困难的家庭,其他一些家庭只能轮流给予帮助。王姐已经帮我们筛 选出了三个困难家庭,分别让我、可可和青青下午去给予帮助和照顾,王姐本人 则和玲玲一起去照顾她平时专门一对一的一个独居孤寡老人。王姐给我们介绍了 三个家庭的基本情况,同时对我们如何对她们帮助和照顾给予了指导和建议,我 们认真的听着,用心的记着,最好我们约定,晚上大家一起吃饭,分享交流今日 的体验心得。王姐不愧是职场达人,办事效率非常高,在刚才大家出发前收拾行 囊的短暂时间,王姐已经和几个家庭取得联系和沟通,安排好了下午的行程。王 姐很细心很认真,开车将我们一一送到每个家庭的门前,亲自领我们进去,交待 完毕,又仔细叮嘱一番,才放心离去。
 
  我负责照顾这个家庭是一对父女,父亲四十多岁,女儿上着初中二年级。女 孩的母亲生下女孩后不久,因车祸不幸遇难。父亲没什么文化,以前在建筑工地 做泥水匠,后来因一次工伤,伤了手筋,从此双臂便无法使力,也因此失去了工 地的工作,只能靠收卖旧货微薄收入维持生活,并将女儿拉扯大,还顽强地供她 上学。收卖旧货挣的钱非常少,因此父女俩的生活十分的艰难,目前父女俩生活 在一个很破旧的铁皮棚屋里。王姐离去后,我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位父亲。由於 生活潦倒,这位父亲虽然只有四十多岁,但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苍老的多,皮肤 乾黄,脸上佈满细细的皱纹,顶上已长出丝丝白发,但尽管如此,看得出来,这 位父亲五官长得十分清秀,年轻时也应该称得上是「美男子」。这位父亲上身光 着身子,下面穿着一条破旧的沙滩裤,面对「突从天降」的一个年轻大美女,显 得有点靦腆和局促,满脸堆笑的招呼道:「你好,请坐。」我知道这位父亲姓谢, 笑着回答说:「谢先生,别客气,当我是家人就可以了。」顿了顿,接着又说道: 「我叫圆圆。」谢先生小心的回答道:「你好,圆圆小姐。」我噗嗤一笑,笑道: 「不用加小姐,叫我圆圆就好啦。」谢先生脸上微微一红,轻轻的「嗯」了一声。 我转头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,屋子是一间破旧的棚屋,面积倒也不小,屋里陈设 非常杂乱,屋里用木板简单的隔了一个小隔间,远远看去里面放了张大床,还有 柜子和桌椅。我们所处这里勉强称为「厅」的地方,除了一张圆桌,几张方凳, 几个储物柜和一张不知从哪里收回来的旧沙发外,全部堆满了捡回来的旧货,主 要是一些旧家电和废铜废铁等较为值钱的旧货,这些旧货摆得很散乱,看起来都 比较肮髒,混合在一起,散发出一阵阵怪异的味道。屋子的一个角落有个简单的 用砖头砌的小平台,旁边放了罐石油气,小平台上面摆了煤气炉和炉具,墙上做 了个小壁橱,放了些碗筷,算是厨房。旁边有个水泥砌的小水池,安装了水龙头, 应该是供洗簌用的。屋子的屋顶是用简陋的铁皮搭建,屋里是真正的「冬凉夏暖」, 此刻,屋子像蒸笼一般,只靠一把嗡嗡作响的旧台扇驱暑,难怪这位谢先生只穿 一条沙滩裤。
 
  看着这位谢先生还是有点局促,我决定先和他聊聊天,彼此先熟络一下,缓 和一下气氛。我知道他有个女儿,叫素素。於是,我坐下来,随口问道:「素素 呢?去哪里玩了?」谢先生回答说:「她今天去参加校际乒乓球比赛,这会也快 回来了。」我听了,有点惊奇,问道:「素素打乒乓球很厉害?」一说起女儿, 谢先生顿时变得神采飞扬,笑着说道:「这丫头,从小就喜欢运动,三年级就被 学校选进校队,为学校拿过好几个奖牌呢。」我笑着说:「那等会一定又有好消 息啦。」谢先生笑笑,说道:「希望吧。哎,素素从小就立志成为优秀的乒乓球 运动员,我虽然挣得少,但就算我少吃点,少穿点,也要满足她的愿望。」顿了 顿,又接着说:「素素很懂事,除了认真训练打球,学习也很勤奋,放假休息也 很主动帮家里做力所能及的活,尽量减轻我的负担。」我笑着说道:「真是个懂 事的乖女孩。」谢先生话匣子打开了,变得一点都不靦腆和局促了,接着说道: 「是的。素素很懂事,一直都很节俭,平时从来不吃零食,衣服穿了好几年都不 肯买新的……」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,我的亲和力一向很好,很快我们彼此 已经很熟络。谢先生不但兴致勃勃地与我分享他女儿的点点滴滴,也讲述了他以 前的很多往事,有快乐的,也有悲伤的,很快,我对他们这个艰苦的家庭有了更 多更深的认识。他们父女俩虽然生活艰难,但从来没有自暴自弃,依然积极向上 的努力生活。我暗暗决定,我以后一定会经常过来,帮助和照顾他们。
 
  正当我们聊的正欢,屋外由远而近传来一阵脚步声,伴随着一串甜甜的银铃 般的少女声音:「爸爸,我回来啦!」接着,一个充满朝气的少女像一阵风似的 沖进屋里。猛然看到一个陌生人坐在屋里,微微一怔。谢先生笑着说:「这是圆 圆阿姨,和王阿姨一样是义工,是来帮助我们的。」我连忙说:「什么阿姨,叫 我圆圆姐就可以啦。」素素甜甜的笑了一下,很大方的向我鞠了个躬,叫道: 「圆圆姐好!」我笑着点头说:「嗯,素素真乖。」素素身上穿着一套短袖短裤 的运动装,满身大汗,只见她一边嚷嚷着:「这鬼天气,太热了。」一边走到屋 子角落,利索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,用衣架小心的挂在一条钢丝绳上, 然后又蹦跳着走回父亲身旁。看着这一幕,我感觉很吃惊,因为刚才我留意到, 素素短袖短裤的运动装里面,竟然是什么都没穿,是真空的!素素在众目睽睽之 下,居然就这样毫不拘泥,大方地脱下运动装,马上就浑身光溜溜的变得一丝不 挂!而素素竟然什么也不再穿上,就这样光溜溜一丝不挂的,走过来站在父亲旁 边,我的面前!
 
  我打量了一下素素,素素面容姣好,大大的眼睛,高高的鼻子,小小的嘴巴, 尖尖的下巴,是标准的瓜子脸。素素虽然只是上初二,但由於热爱运动,身子发 育得很好,此时身高已经到我鼻尖,至少是1。5米左右了,少女的身躯已经玲 珑有致,胸前一对小乳房像小兔子一样,又精緻又可爱,乳房上面佈满了汗水, 几滴汗水聚集在粉红色的乳头上,非常动人。下面阴阜上面,已长出了稀稀疏疏 的阴毛,少女特有的粉嫩的阴唇,此刻像含苞欲放的花蕾一样,晶莹剔透,诱人 至极。但素素对这一切却显得非常自然,落落大方,毫不在意,只见她像五六岁 的小孩子一样,直接坐到谢先生双腿上,身子靠向谢先生怀里,双手绕着谢先生 的脖子撒娇道:「今天我又得了个冠军!爸爸有什么奖励呢?」谢先生看了看我, 脸上略略有点尴尬,但很快,变成了满脸的幸福,笑着说道:「这丫头,从小就 这样,长这么大了,还是像小时候一样,真拿她没办法。」素素赤裸的娇躯紧紧 地贴着父亲的胸膛,咯咯的笑道:「在爸爸眼中,我永远都是你的小素素呀。」 谢先生满脸幸福地不住点着头,伸手抚摸着素素的脑袋,笑着说道:「这个当然, 素素真乖。爸爸这次一定兑现诺言,给你买新球拍,好吗?」素素跳下来,高举 双手,蹦跳着叫道:「爸爸万岁,爸爸万岁!」顿了顿,想了一下,又停下来, 轻声说道:「还是不用了,新球拍很贵的,我用旧球拍一样练球,一样继续拿冠 军,钱还是省下来给爸爸买新衣服吧。」看着这一幕,我再也忍不住了,笑着说 道:「素素,新球拍我买给你吧。难得我们这么投缘,算是给你的见面礼。」谢 先生听了,刚开口说道:「这怎么行……」素素已经迫不及待地沖向前,紧紧地 抱住我,叫道:「谢谢圆圆姐!」说完,啪的一声,在我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。 这个突然袭击,真的是猝不及防,反而弄得我有点手忙脚乱,定过神来,轻轻拍 着她光滑的背脊,笑着说道:「你这鬼灵精,还真是讨人喜欢,呵呵。」素素松 开手,站在一旁,嘻嘻的笑着,浑身依然是光溜溜的,毫无穿上衣服的意思。 
  我心中开始有点底了,试探着问道:「素素,你要不要先穿上衣服?」素素 笑着说:「不用了,我在家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的。」我听了,惊喜的问道: 「素素从小到大,在家都是这样光溜溜不穿衣服的?」素素笑道:「是呀,从小 时候起,只要是在家,我就不喜欢穿着衣服,这样非常舒服,夏天也凉快些,还 能节省衣服呢。」我明白了,原来素素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天体者!只是她可能 自己还没意识到而已。我心里非常高兴,但还是头一次听到天体可以「节省衣服」 这种说法,笑着问道:「节省衣服?怎么说呢?」素素回答道:「我们家里东西 比较多,整理东西和做家务的时候容易弄髒衣服,衣服髒了就要用力洗,就容易 旧,也容易坏,那又要买新衣服了。」我听了,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,鼻子竟然 有点点发酸,由衷的说道:「素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。」素素却毫不在意,继续 说道:「这样,我的衣服可以好几年都保持像新的一样。姐姐,我是不是很聪明?」 我听了,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却又非常感动,笑着说:「嗯。素素真是又聪明又 懂事!」顿了顿,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,於是又问道:「那你爸爸呢?平时在家 他是怎么样的?」谢先生张开口,还没来得及出声,素素就咯咯的笑着回答: 「爸爸当然也是和我一样喽。」谢先生听素素一下子说了出来,有点尴尬,但也 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哂笑着不吭声。我却没理会他,因为我非常高兴,终於证实 了我期待的答案,原来素素和谢先生父女俩,也是一个「天体家庭」!
 
  於是,我笑着继续说道:「素素,今天姐姐是来帮助你们的,让我们先一起 整理和打扫一下屋子吧。」素素听了,高兴的拍着手说:「太好了,这一屋子的 东西,还有隔壁仓库满满的堆满了,都要整理,我还真有点头疼呢。今天有姐姐 帮忙,一定很快可以整理好,姐姐真好!」我听了,不禁问道:「隔壁仓库?」 素素答道:「是的,刚才姐姐进来时可能没有留意,我们屋子旁边还有一个小屋 子,用来临时存放爸爸收回来的普通货物,如纸皮、报纸、瓶瓶罐罐之类,比较 值钱的就放在这里。」我明白了,想了想,说道:「素素,姐姐晚上还有事情, 弄髒了衣服不太好,刚才还在犯愁呢。听了素素的话,觉得非常有道理,姐姐也 学素素一样,好不好?」素素听了,非常高兴,拍着手大声叫道:「当然好啦!」 谢先生在一边听了,大吃一惊,颤声问道:「圆圆小姐,你……?」我故意板着 脸,说道:「刚才说了不要叫我小姐,怎么又来了!」谢先生一下子哑了声,有 点尴尬。我换回笑脸,笑道:「谢先生,逗你玩的。刚才都说了,当我是家人就 可以,那家人嘛,自然是一视同仁,一样的待遇喽。」谢先生「嗯,嗯」地回应 着,似乎想反驳,又不知从何驳起,只好呐呐的站在那里。
 
  我笑了笑,站起来,当着谢先生的面,大方利索的卸下了身上的衣物。其实 所谓的衣物,也只不过是一件紧身上衣和一条伞裙而已,我和素素一样,里面什 么也没有,是真空的。谢先生一开始还以为我是开玩笑的,当看到我真的说到做 到,一下子从穿戴整齐变成了浑身赤裸,活生生的站在面前,简直是目瞪口呆, 像是被定身术定住了似的,目不转睛地盯着我,眼珠子动都不动一下。我对这种 情况其实也司空见惯了,我当然清楚自己的相貌和身材,虽然说不上女神级别, 但也绝对是要相貌有相貌,要身材有身材,有前有后,绝对是大美女一个。此刻, 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,浑身上下,寸褛不挂,坚挺的乳房,纤细的腰身,平坦 的小腹,茂密的阴毛以及粉嫩的阴唇,都毫无保留的向谢先生大方的展示着。谢 先生瞪着眼睛注视着我,屏住了呼吸,一动也不动,整个世界仿佛都暂时停止了 似的。
 
  我静静的站了一会,才轻声的叫道:「谢先生!」素素毕竟年幼,而且自小 没有母亲的言传身教,父亲作为男人,很多东西自然也是含糊带过,在一旁有点 不明所以,大约觉得自己同样是脱光了衣服光溜溜的,父亲对此一直都非常自然 非常平常,为何看到同样是女性的我脱光衣服,居然就失魂落魄,变得像呆子一 样,连眼珠子都好像被定住了似的。於是,在一旁大声叫道:「爸爸!」谢先生 猛然一惊,回过神来,知道自己失态,登时满脸通红,移开目光。素素还没明白 过来,走上前,关切的问道:「爸爸,你没事吧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」谢先生 抬起头,满脸尴尬,不知如何回答。我走上前,笑着说:「你爸爸没事的,让他 休息一会就好了。」说完,向谢先生眨了眨眼睛,意味深长的笑了笑。谢先生身 子又震了震,深呼吸了一下,尽量平和着语气向女儿说道:「素素,爸爸没事, 放心。」素素满脸狐疑,虽然觉得父亲的话不尽不实,却也说不出反驳的理由。 我笑着拉着素素的手,说道:「来吧,让父亲休息一下,我们开始忙吧。」谢先 生如获大赦,赶紧陪笑着说:「我也一起帮忙吧,多一个人,多一份力。」素素 这才放心下来,笑着说道:「爸爸你就先坐这里休息一会,这里暂时交给我和圆 圆姐吧。」谢先生无奈,只好满脸谢意地对我说:「那就辛苦您啦。」
 
  这时,我感觉有点尿意,於是问道:「刚才喝水多了,想方便一下,请问卫 生间在哪里?」素素伸手一指,说道:「喏,那里就是。」我随着素素的手指方 向看过去,看到是厨房的位置,却没看见卫生间,不明所以。素素笑着走过去, 用手移开地上的一块木板。我吃了一惊,原来厨房附近靠墙的地上,有一个正方 形大约一米乘以一米的水泥礅,四周做了矮矮的挡水,就像一个放在地上的小池 子。刚才上面铺了块木板,我并没留意是什么。现在素素移开了木板,露出了蹲 便器,我才惊讶的发现,这就是他们家的卫生间!但这个卫生间周围,却没有挂 帘之类的遮掩物,什么都没有,是全开放的!我满脸惊讶的看着素素和谢先生。 谢先生有点尴尬,解释道:「以前素素还小,一直就这样凑合用,后来素素慢慢 长大了,一直想加个隔断,但素素说家里只有我们两个,从小到大也习惯了,就 不要花那些冤枉钱了,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。」我真的是非常的惊讶,问道: 「你们……你们的卫生间真的一直都就这个样子,没遮没掩的?」谢先生还没回 答,素素抢着说道:「是呀。这里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住,我是爸爸的女儿,是 爸爸辛辛苦苦把我从小带大的,我们之间根本不需要任何遮掩呀。」我还是有疑 问,问道:「那总不会一直都没有外人来吧,比如王姐,她也是来过好几次的呀?」 谢先生回答道:「附近有个公厕,王大姐需要方便的时候,是素素带她去那里方 便的。」
 
  我终於彻底明白过来,原来素素父女俩相依为命十几年,在长期的艰苦生活 中,互相照顾,互相体贴,彼此建立在亲情之上的亲密之情,早就超越了一般父 女的关系,两人可以说早就亲密无间,不分彼此了,性别上的鸿沟,早就被清理 得乾乾净净。两人眼中只有对方这个人,心中也只有对方这个人,完全抛开了性 别相异而存在的无谓的枷锁,这甚至是普通天体家庭难以达到的层次和境界,而 他们父女俩,虽然心里可能根本没有「天体生活」这个概念,也没有普通天体者 那些所谓的目标,纯粹是发自内心的纯自然的意识,这真是「无心插柳柳成荫」, 他们父女俩,无意中轻易的就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天体境界!
 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